佛罗伦萨的鹰

国王大人,这是今晚的空洞骑士♡

Quirrel x 主角【微腐】

#竞技场
#观战
#含有个人的想法

  当我听那个举着盾牌不知名的流浪剑客偶然间告诉我他将要前往愚者竞技场时就知道,那个小甲虫也会前往。令人感到疑惑,他没有任何的指引却行动快速的好像是早就规划好了似得。

  就连战斗都是精准的利落完美,由泪之城现存的唯一一名铁匠打造的爪刃毫不留情的捅穿了那些前往战场的愚者斗士,半透明的或者是橘黄色的血液喷洒在早已痕迹斑斑的战场上,一具具尸体被清理抛下愚者竞技场正下方的悬崖。我向来不喜这种地方,即便是感染蔓延那些观众却还是拥挤在其中,向着赢家抛撒金钱,大概整个泪之城最为富有的残存者都到了这儿,看着那些为了荣耀或是存活而被关在笼子里面当奴隶的战士们互相残杀。

 
  在那个小甲虫出现的时候似乎就成了压倒性的局面,他轻松的穿过那些撞来的感染者,展开白色的羽翼振翅飞向半空后一个俯冲爪刃便刺进了武装严密的怪物颈部斩断了脑袋,灵魂的力量震动那垫脚的木板吱嘎作响。无数喝彩响起,而那个年轻的孩子就那么站在布满尖刺的舞台中央接受喝彩,仿佛他生来便是用于屠杀,生来便应该伫立于顶峰,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最后打倒那个"伟大的zote"是相当轻而易举,连爪刃都无法握紧,冲刺都会跌倒的中年甲虫对于那个年轻的剑客来说就像是巨兽掐碎那些感染种子一样简单。
只是几秒钟后的事情,他没有犹豫,剑刃挥舞的残影之间胜负便已经决定,咆哮的欢呼声下佩戴着苍白面具的观众举起双臂扭动肥胖的身躯。

  大把的G被抛向那个年轻人,那是对胜利者的鼓励,也是围观那困兽之斗心满意足后对那头野兽一样的孩子的奖赏,在银色的财雨之中察觉到小甲虫的视线落到了自己的身上,空洞的面具下无法猜测他的想法。

  自己也只是示意性的抬了下那面具,将手掌中他一直在寻找用来打磨武器的石头抛向了孩子。

其实也没啥,在超市里面看到了这个就顺手拍了下来x然后改了改xxxx

嗯xxxx

无题【腐向】

#cp向注意!quirrel x hollow knight
#泪城片段
#quirrel视角

  泪之城或许就是因那终日沉浸于雨水之中而得名,被虫遗弃的城市已经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半挂下来的破碎窗帘耷拉在被雨水冲刷干净的那层落地窗上,遮掩着远方那朦朦胧胧的建筑像是极不希望将那败落展现,残缺的装饰和那些依旧可以运作的精致仪器无不象征这城市昔日的辉煌,那古老的排水系统和冲击暴露于雨中物体表面的声响从未停止。

  即便是城市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流动而死亡,但瘟疫让那些守卫的残骸又重新动了起来,举着短爪刃来回走动巡逻,就和那些要命的贵族一样,至始至终都不欢迎外来者。潮湿而沉重的空气中回荡着那些昆虫沉重的呼吸声,他们来回走动着用那细长的腿踩踏过光滑的地面,相对而言室内则是干燥的。这个巨大的世界是如此的迷人。

  不知是恐惧还是其他,有什么阻挡去了我前进的路。就当做是短暂的休息坐在了那雕刻精致的金属长椅上,不由得心里嘟囔一句,不愧是泪之城,椅子坐的一点都不烙屁股。似乎也是等待了许久,可我现在还并不想要离开,用爪子捏着那厚重面具的边缘将其抬起,翘起腿来换了个相对舒服的坐姿,拾起了手边几本不久前从泪城内部拿来的笔记本,泛黄的纸张上模糊不清的字迹大概是在记载了些昆虫的历史和下水道的伟大工程,我并不需要地图,我相信疾风与未知力量的指引便一路到达了此处。

  身后的升降梯突然开始运转,齿轮与拉环之间相互摩擦着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带动巨大的金属落到了自己所在的那层,随后便是响起了阵略有急促的脚步声和死尸的尖啸,顺着窗外投射出的微弱光线影子被投射到前方的地板上。是那只小小的甲虫,我佩服于他并未接受我的提议直接去挑战了那三位螳螂守护者,并且成功了。那枚大小合适的荣耀象征就挂在他的胸口,而那个勇士看起来因为上头的怪物和大片荆棘吃了点苦头,摇摇晃晃的身体上下剧烈起伏着应该是在喘息,特有的披风也被撕扯开来,还有几根红色的刺扎在头盔上,只是我并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什么,比如疼痛。

  我稍微让开了些位置让他坐到身旁,小冒险家并没有说什么的一手扶着凳子坐了下去,习惯于此,自遇到他从来都是不善言语的。或许这些装饰对甲虫族来说还是有些高大了?我一手搭着靠背继续望向反光的玻璃,还可以瞧到那双踩不着地面的黑色小短腿。估计是并没有当地地图的原因,他拿着那张羊皮纸不停的左右转动想要找到什么,那空洞洞的面具上浮现出了我所幻想的困惑。

  一个安静的小甲虫总比单调的路程有趣,虽然作为空洞武士我并无他求。他看起来还并不想要离开,双手压着膝盖睁大那双眼睛不知道在注视着什么,然后下一秒他就歪过了头去带动着整个身体都压上了我的肩膀,半眯着眼睛靠着甲壳打盹。这让我有些惊讶,这个小战士对陌生人似乎并没有什么防范意识。看起来对于这个孩子来说短时间内的长途冒险还是有些困难。

真是爱死quirrel和主角了我的天,超级甜

这里是Nano

最近沉迷于刺客信条于是把自己的刺客设定套到了柴身上
(´Д`)/虽然有试着转变风格可效果似乎不咋样啊